互金头条

互金头条 首页 理财 理财攻略 查看内容

汽车众筹平台实控人上演各种荒唐戏码...

2018-9-11 16:4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 评论: 0

摘要: 近日,济南市公安局历城区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中海创富(山东)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海创富)立案侦查,公司实控人张瑞彬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中海创富旗下包含线上的两大汽车众筹平台融车网和 ...

近日,济南市公安局历城区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中海创富(山东)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海创富”)立案侦查,公司实控人张瑞彬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中海创富旗下包含线上的两大汽车众筹平台“融车网”和“蚂蚁创富”,还有线下5个股权投资项目。据张瑞彬自述,目前待收资金线上线下总共约4.5亿元。

2018年7月2日,蚂蚁创富和融车网开始限制提现,随后股权投资项目也逾期兑付。“我是经朋友介绍投资的,他投了2000多万元,我心想,这内部关系应该很硬,再加上张瑞彬这个人说话也很诚恳,平台应该是信得过的。”张先生投资了90多万元,现在回想起来十分后悔。

张瑞彬此前曾经营P2P平台“小商贷”并成功清盘,所以有一批非常忠实的投资人一直跟随其到融车网,几乎投资了全部资金。爆雷之后,投资人着急上火,纷纷跑到济南维权。其中一位投资人周某觉得钱要不回来了,精神崩溃,还服用40片安眠药自杀。

(图片来自投资者)

据投资人表述,张瑞彬在被警方控制之前,上演了一幕幕假自首、被绑票、救护车担架装死等精彩的戏码,戏剧化的情节让人哭笑不得。

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好戏一出接一出

2018年7月2日,平台限制提现之后,张瑞彬在“融车网企业高级群”中宣称,将在3个月内清偿所有债权,同时去浙江对接融资渠道。

几天后,张瑞彬出现了,带来的不是好消息,而是他的自首决定。张瑞彬写了一份致投资人的公开信,信中写道,他每天都在不停地接电话,家人也受到了人身威胁,同事也几天几夜没有休息。他深感自己的渺小,决定去自首。结尾说道,“人死帐不清,我永远都会还债,我的家人、同事都会尽力去还债。”

(图片来自投资者)

然而,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一会儿的功夫,张总又不去自首了。“自首是因为想做事做不成,各种负能量之后的一种发泄和不可接受,现在我想开了,我的责任还没有付完。”

(图片来自投资者)

“负责任”的话都放出去了,张总接下来自然要采取行动,所以,他要求与投资人代表商谈兑付方案。但是,谈判当天好戏又上演了。

就在投资人代表希望清查资产和账目的时候,张瑞彬又说道,有投资人绑票了他,要求他不要清查资产,单独给他钱。

投资人代表刘先生说道,“绑票就是他自导自演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挠我们查他的账。”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多次致电张瑞彬的妻子张女士核实绑票之事,但电话未能接通,短信也未回复。

谈判陷入僵局。后来,张瑞彬又拟了一份清盘公告,签字盖章。把线上线下所有钱都合并在线上进行回款。清盘周期改为24个月,2018年7月至9月分别回款总投资额的2%、3%、3%,10月至2020年2月回款总投资额的4%,剩余的4个月回款总投资额的6%。

(图片来自融车网官网)

但根据投资人表述,实际上并没有严格按照方案执行,在这中间,“一共兑付了4次总投资金额的0.1%,这是给大家的买菜钱,然后约定于8月10日回款2%,但是没兑现。”

张瑞彬已经提前知道无法兑付,所以在兑付当天要求与10位投资人代表谈。这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又上演了。

8月10日上午10点,投资人代表均已到位,但是迟迟不见张瑞彬身影,取而代之的是张瑞彬的妻子张女士。张女士说道,公司在年后发的标的几乎都是假标,能收回来的钱只有4千万,资金去向不明。张瑞彬目前昏迷入院,现在无法到场,下午会来跟大家解释。

下午3点,救护车呼啸而至,张瑞彬躺在担架上,被医生和护工抬到了公司会议室。张女士哽咽地说道,“张瑞彬现在意识还不清醒”。看着担架上的丈夫,张女士侧过身去,不停地流泪抽泣。

过程中,张瑞彬一直没有开口,谈判无法进行,于是投资人就让其先回去,张女士向投资人鞠了一躬,让医生把张瑞彬抬走了。谈判无疾而终。

(图片来自投资者提供视频中的截图)

现场的投资人代表不知所措。但是没有在现场的投资人判断,“这货绝对清醒,如果他是昏迷状态,手肯定是要滑下来的,脚也会处于外展状态,更别说他的手指还弯曲用力,他肯定是有知觉的。糊弄鬼呢,要是我在现场我就拍死他。”

值得一提的是,张女士称自己生活十分节俭,为了还债只能在济南租房居住。但在现场,有细心的投资人发现,张女士使用的单肩背包是爱马仕,京东售价超14万元。

(图片来自投资者)

大戏轮番上演,吃瓜群众都看花了眼。但无论如何,以一种所谓的汽车众筹创新模式,再加上张瑞彬妻子所说的“发假标”行为,张瑞彬已难辞其咎。

汽车众筹圈钱模式?

融车网的汽车众筹模式是怎么玩的呢?

官网显示,融车网通过精选有利润空间的二手车,发起众筹买入车辆,然后再通过市场化出售,买卖差价扣除此过程中相关的费用之后,剩下的利润按照出资人的出资比例分成。平台收取管理费和在买卖过程中的实际支出费用。

独角金融查阅资料发现,采取这种经营方式的汽车众筹平台不在少数,遇车金融、兴发米、蚂蚁合众、爱米众筹、米粒众筹等平台均是这种模式。

上海九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朱敬向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表示,“目前国内对于众筹的相关法律法规比较缺失,但不是没有具体的法律法规来指导,就能突破法律的底线。根据相关部委的指导意见,众筹类融资必须通过众筹融资中介机构平台(互联网网站或其他类似的电子媒介)进行。而平台不能提供担保,不得归集资金搞资金池,不能自融,资金必须由第三方托管。”

“如果平台虚构项目或标的,为自身融资,资金没有第三托管,打着众筹的名义向公众募集资金,则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朱敬补充道。

而除了线上的汽车众筹项目之外,张瑞彬还从事线下的5个股权投资项目,这些项目大同小异,但同样经不起推敲。

独角金融获得的其中一份《合伙协议》显示,投资人作为有限合伙人,通过出资与中海创富联合发起设立合伙企业“济南聚车商贸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济南聚车),合伙企业主要从事二手精品汽车收购,销售业务。

(图片来自投资者提供的合伙协议)

该项目预计募集金额5500万元。投资人通过投资该项目,可获得年化预期收益率30%。也就是说,投资人以股权合伙的形式投资,但实际上获得的是固定利率的收益。

(图片来自投资者提供的合伙协议)

而关于合伙企业的经营情况,兑付资金的来源,投资人都不清楚。“他们每45天就返收益,公司的经营情况大部分人是不了解的,也有人去考察,在群里沟通,但是真实性不确定。我朋友去参加过他们的年会,都是喜气洋洋的。”张先生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这些合伙投资企业之外,张瑞彬还实际控股了多家公司。查阅这些公司的资料后,独角金融发现了一些与张瑞彬关系匪浅的人物。

有投资人表示,“靠张瑞彬一个人肯定做不了这么大的事业,跟他一起做事的核心高管肯定知道内情,比如财务负责人周甜甜,他也是张瑞彬妻子的表妹,我们所有各类转账都是她负责的,而且我们分红有时候还是从她个人卡转出来的。”

天眼查显示,周甜甜担任4家公司法人,8家公司的股东,7家公司的高管,而这些公司的实控人都是张瑞彬。此外,运营负责人吴超和南方豪车事业部负责人吕庆哲也同样担任了张瑞彬旗下多家公司的股东和高管。

(图片来自天眼查)

对此,独角金融多次致电并发送短信给周甜甜、吴超和吕庆哲三人,但均无回应。

平台的爆雷,让许多家庭一夜之间陷于水火之中,目前只能寄希望于警方的调查结果。但换个角度,“你贪他利息,他图你本金”,许多投资人仍然没有意识到高收益背后的高风险,这次爆雷,能不能让他们敲响警钟?

相关分类